小狼崽子

有人撑过了轰轰烈烈的艰险磨砺
却输给了平平淡淡的细水长流

【超蝙超无差】消失的超人

私心更喜欢第一种结局,但又玻璃心的不愿放弃第二种可能……好吧,我就喜欢看老蝙蝠沉溺在酥皮的爱里痛苦的不可自拔然后带着悔意孤独终老【并没有】

黑猫老K:

看视频得到的灵感,也是点梗之一。


如果看出过多蝙超戏份,一定是我吸蝙超毒吸多了……


设定:电影后的强制结婚,逻辑啥的在同人面前都是纸老虎。


OOC是我的锅,人设都是DC家的。


——————


三年前,哥谭的布鲁西宝贝和大都会小记者结婚的新闻几乎挑动了两座城市所有人的神经。事实上,几乎全美国的人都不看好这段婚姻。




拜托,那可是布鲁西宝贝!宴会女郎的最爱!怎么就突然转性喜欢男的了?再看看这小记者,到底哪里好到吸引了哥谭宝贝,甚至哄得他签下了婚姻的誓言?




“你们永远不懂才好呢。”笑嘻嘻的布鲁斯·韦恩在镜头前晃动他显眼的婚戒,“我的小丈夫,当然最好只有我知道他那里好。”




漂亮的女记者略带嫉妒的看了眼那枚奢华又低调的结婚戒指,口不对心地向这个已婚男人道贺,同时还试探地留下了一张带有数字的纸巾。




布鲁西宝贝笑着装起这张纸巾,看来他对这段婚姻的态度也不是从一而终嘛。




 




克拉克和阿尔弗雷德有说有笑地准备好晚餐,韦恩家族的小少爷打算偷偷摸摸地多拿一份甜饼,却被笑眯眯的大哥抓住,结果选择了狼狈为奸,最后被明察秋毫的管家侠扔出了厨房。




“好吧,小甜饼在此,别再玩那套侦探游戏了。”克拉克端着一大盘小甜饼和几杯热巧克力出来,还冲着从窗口进来的杰森笑了笑,“你也有份。”




“还有我的!”提姆不知从哪里出现,叼过几个甜饼就跑。几个嗜饼如狂的小鸟们几乎要打起来。




“看来你们是想吃最后一次甜饼了。”阿尔弗雷德挑起眉毛,让几个罗宾鸟老实下来。克拉克暗搓搓给老管家点赞。




布鲁斯,蝙蝠侠站在角落里看着这和煦的一幕,他的眼神却没有一丝温情,他依旧怀疑着那个氪星人,即使他们结婚快一年。




超人在这一年中和韦恩大宅中的所有人相处甚好,克拉克是个好人,一个老实的小镇男孩,一个还算不错的丈夫和继父。




他们不相爱,但布鲁斯·韦恩还是向克拉克·肯特求婚了,而超人也从善如流似地接受了,似乎他还算满意这场形婚。




“你是第一个从墓地接我回来的,我想,你提出的要求我都不会拒绝的。”克拉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又转而抬起他蓝色的漂亮的眼睛,“我能知道你为什么要和我结婚吗?”




那双大海的眼睛总是这样温柔地看着别人吗?布鲁斯莫名地有些生气:“没有为什么!你现在需要一个消失了近一年的理由吧?和我秘密恋爱不是一个好理由吗?”




这是个蹩脚的谎言。但克拉克相信了,他露出他一向可爱的微笑,右边露出的虎牙显得有些甜蜜,仿佛他们真的是一对将婚的爱侣。




愚蠢的外星人。布鲁斯边想着边和玛莎拥抱,花白发的玛莎·肯特激动地眼含热泪,摸了摸克拉克的脸颊:“我希望你幸福,克拉克。”




“谢谢妈妈,我会幸福的。”克拉克说着,轻轻擦去玛莎眼角的泪珠。布鲁斯一眼看见克拉克无名指上闪烁的戒指,上面不仅有价值不菲的钻石,还有特制的定位器与检测器。




这种把人间之神拴在身边的感觉其实非常棒,蝙蝠侠看着相拥的母子,难得露出一丝笑意。




 




“韦恩先生!韦恩先生!您能谈谈关于您丈夫失踪的事吗?”“据说您和您丈夫间的婚姻是一场形婚,是这样的吗?”“您在婚后仍和不少女士保持暧昧关系,这是否和您丈夫失踪一事有关呢?”……




“长枪短炮”对准布鲁斯闪动白光,眼尖的记者将手边的各种录音设备递到他嘴边,一个个尖锐的问题连珠炮似地逼问他,身边的保安不停地将人们挡开。




克拉克消失了,或者说失踪了。布鲁斯不眠不休地查了一夜定位,但超人似乎已消失在茫茫宇宙,连同克拉克一起无影无踪。




“韦恩先生!我能和您谈谈吗?”布鲁斯敏锐地捕捉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露易丝,超人曾经的恋人。




他注意到这位女士瞪圆的眼睛与急促的呼吸——愤怒而隐忍的表现。同时还有她的婚戒与不同寻常的圆润——怀孕。




“我想,我丈夫的同事还是可以聊一聊的。"布鲁斯彬彬有礼地点头,看着灵敏的女记者挣脱身边拥挤的同行,几下就来到他面前。




他们就坐在优雅但空无一人的餐厅,露易丝一坐下就开始咄咄逼人:"你掌握着所有有关克拉克的消息,所以呢?克拉克在哪?"




"我不知道。"布鲁斯无可奉告,"他消失了。"




"你知道克拉克的一切,也掌握着他的一切。你囚禁他——不,不是指那种囚禁。我是说你把他的活动范围限制在你的眼线中,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你监视。是的没错,你是他的救命恩人。但你也曾是害死他的帮凶!你有什么资格用一场虚假的婚姻囚禁他?!"




布鲁斯沉默着,像是在默认这些指责。哦,是的,是的。他就是用婚姻囚禁住这个氪星人。那个老实的小镇男孩把婚姻看得很重要,百分百会听丈夫的话。




"有一个地方,我没有监视。"布鲁斯突然说道,"堪萨斯的农场。玛莎的家。"




 




当玛莎邻居的小男孩从谷仓中翻出克拉克的日记时,这场失踪案似乎多了一丝不同的意味。




日记短短续续的,似乎是几周才会写一次。布鲁斯翻阅着,时间刚好和克拉克每次回农场一致。




【我每天都按时回家。我怕布鲁斯会不高兴。】




所有克拉克的同事都称赞过他的好,婚前就按时上下班,婚后更是每天晚上往哥谭赶——谁叫他的丈夫是哥谭王子!




他们应该过得幸福美满。谁都知道克拉克会是个好丈夫。但布鲁斯就不一定。




婚后一年。韦恩·肯特夫夫过得可以说相当按部就班。




起床,洗漱,克拉克会和阿尔弗雷德一起做早餐,然后叫醒全家吃饭,上班前和布鲁斯交换一个告别吻,晚上回家,享受晚餐,早早休息。




从厚厚的日记的前几页看得出,他们几乎和其他家庭没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布鲁斯看着本子上熟悉的字迹,庆幸克拉克还没有蠢到把超人的日常写进去,也许是那时太累了。




【虽然我还是不明白布鲁斯为什么和我结婚,但毫无疑问他是对的。我很喜欢在韦恩庄园度过的每一天。】




布鲁斯不知道克拉克喜欢庄园。他印象里的超人更喜欢大都会的阳光,而非哥谭阴雨绵绵的天气。




同样的,超人也应该喜欢灿烂多彩的花园,而不是灰暗的杂草。




克拉克曾经在花园里种过花,月季、玫瑰、石竹,还有很多,但它们大多熬不过没有阳光的日子。还未绽放就已死去。




 




【所有人一遍又一遍地告诫我们:婚姻并不容易。对于我和布鲁斯而言更是如此。】




危机出现在他们婚后十二个月。




那天的布鲁斯再次参加宴会,这种打着慈善名义牵线搭桥的宴会总是百花齐放。布鲁西宝贝早早被几位美女包围,尤其是其中一个黑发尤物,那一双泛海的眼睛总是似曾相识。




"今晚,我丈夫不在家。"布鲁斯记得克拉克跟他说过要去纽约参访一周。




他带了那位蓝眼睛美女回家,然后在卧室门口见到了一双更美的蓝眼睛。太平洋深处的碧蓝中映着烛光,原本温柔的眼底似乎蕴藏着滔天巨浪。




布鲁斯几乎是下意识地推开了那位美人,一手按在了腰间的盒子上:"克拉克!"




那道愤怒的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近乎失望的神情。克拉克手中的蛋糕掉在地上溅起一片白色的污迹,接着卧室的大门在布鲁斯鼻前狠狠甩上。




布鲁斯没能在客房睡着,更别提还要面对次日早晨阿福谴责的目光:"肯特少爷出门了,老爷,他回家了。"




【我曾经无比坚信我婚姻的稳固,现如今看来似乎一盘散沙。他不爱我。】




日记中的语句让人心碎,尤其是末尾的那句,克拉克的笔迹断断续续的,像是手在颤抖。




"你在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带了一个陌生女人回家?!"露易丝出奇地愤怒,"你是在侮辱他!"




布鲁斯还在兼职超人和蝙蝠侠两份职业,心力交瘁:"我不记得,我不知道。"




"你现在一定是全美国最让人讨厌的男人了。"露易丝冷笑着翻开下一页,"你还是想要杀死他。"




 




【我可以确定,我的丈夫讨厌我。他依旧准备着杀死我的武器,每晚我们互道晚安后,他在我耳边打磨那把利剑。】




婚后十五个月,克拉克依旧按时往返于哥谭与大都会,超人依然被蝙蝠侠拒之门外。




"别这样,B,你知道我只是想帮忙。"布鲁斯看着微笑的超人,红披风在空中飞舞。




"回去你的大都会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忙!"蝙蝠侠冷漠地回答。




红披风执着地靠近,甚至挡住了袭来的子弹:"我不希望你受伤。"




"离开,超人!"蝙蝠侠推开了超人,"滚出我的哥谭。"




晚上睡觉的时候,克拉克小声问:"布鲁斯,你真的要我离开吗?"




布鲁斯没有回答,他睡着了。




【我以为即使布鲁斯不爱我,他也不会致我于死地。时至今日,我才发现,我惧怕我的丈夫。】




"剩下的氪石在哪里?"克拉克某天突然问布鲁斯。




"蝙蝠洞。为了你的安全。"布鲁斯头也不回地回答他。




后来的某天,超人再次因为没有闪避而中了魔法,他迷失了自己,无差别地攻击。蝙蝠侠毫不犹豫地掏出了氪石,制服了他。




"你就不能躲开那些莫名其妙的攻击吗?"蝙蝠侠皱着眉问,没有等回答就离开了。




"我担心你啊。"超人的回答微不可闻,他太虚弱了。




【我开始变的可有可无。我觉得自己并不重要,我觉得自己可以消失掉。】




正义联盟组建的时候,超人还在"死亡"中,这意味着他和同伴的陌生。即使他的丈夫就是联盟建设人之一,但布鲁斯可没有时间为他一一介绍。




"嗨,黛安娜。"超人带着他特有的笑容,神奇女侠回应了这个笑:"超人,看到你平安无事真好。还有,恭喜你们。"




超人还有些羞涩一样笑着:"今天联盟有什么活动嘛?"




"也没什么,大事都让布鲁斯和巴里他们分配好了,你才恢复,就多休息吧。"




"超人不用休息。""但我们还没有计划好你的任务,抱歉,你走后,大都会的安全也由联盟负责分配好了,现在的大都会很好。"




超人点点头,远远看着海平面:"布鲁斯……他在哪儿?"




"哥谭啊,你听不到吗?"神奇女侠歪头看着他。




"我还有些不适应。"超人突然露出抱歉的笑,"我想先回去了。"




 




大众需要一个真相。




布鲁斯的丈夫克拉克到底是失踪还是死于丈夫之手?人人都知道克拉克在最后一天从堪萨斯回来,回到韦恩庄园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布鲁斯的嫌疑最大,谁知道这位富翁是否厌弃了无趣的小记者,那种单调的生活怎么也不像花花公子喜欢的味道。离婚就要财产分割,干脆杀了他,一了百了。以韦恩的势力,他有无数种方式让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布鲁斯·韦恩,你有没有谋杀你的丈夫克拉克·肯特?""我没有!"布鲁斯皱着眉,事情似乎发展到了他无法控制的一面。




"但是你有过嫌疑。"露易丝的眼睛盯着他,像是要看穿他的灵魂,"我亲眼所见,你曾怎样对待他。他即使死亡也未能消除你的疑虑,对吗?"




"我说过,我没有谋杀他!"




"你完全可以买凶杀人或者把他的秘密泄漏出去,连同他的致命武器一起!"




"那你应该去怀疑莱克西·卢瑟!"布鲁斯惊觉自己居然在和露易丝吵架,如同泼妇一样不可理喻。他失去了理智。




克拉克让他失去理智,再一次的。




 




已经过去一周了,克拉克还是失踪人口。迪克找到了克拉克的那枚戒指时,布鲁斯有些坐不住了。




他知道克拉克有多爱惜这枚戒指,不戴的时候都放在丝绒盒子里,还要定期保养,连同布鲁斯的那枚一起。




可现在那枚戒指扭曲变形,像是有人将它捏坏了,所以之前的定位无法找到。以它的质地,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超人。




"它被人扔在蝙蝠洞的角落,我在蝙蝠窝里找到的。"迪克看起来忧心忡忡,"布鲁斯,克拉克会回来吗?"




他抛弃我了。布鲁斯看着坏掉的戒指想着,错误的婚姻结束,他离开了,带着超人一起。




"不!"蝙蝠侠抓起扭曲的戒指,他要给它做个详细检查。




 




"我不爱你,B,这显而易见,就像你也不爱我一样。"红披风在阳光中翻腾着,超人的脸隐匿在光芒中,"我们间的婚姻简直莫名其妙。"




布鲁斯爱克拉克吗?蝙蝠侠打开了蝙蝠灯,白光照射到超人身上,他背后的阳光霎那间变成漆黑的雨幕。




蝙蝠侠看着超人的脸,安详沉静,却泛着不详的绿光。




克拉克漂亮的眼睛消散了神采,他的胸口插着绿莹莹的氪石枪,枪身握在蝙蝠侠手里。




鲜血顺着氪石枪流下,沾染在蝙蝠侠黑色的披风上,它变红了。




神之子倒下了。死在自己手中,他的左手无名指上还闪烁着光亮。




布鲁斯眨了眨眼,他再次将克拉克的棺木送向墓地。




 




"克拉克,我知道你没死,如果你能听见,可以回来吗?"布鲁斯几乎在喃喃自语。




"我以为我们可以结束了。"变的冰冷的嗓音带着寒风出现在他身后,但却让他微笑起来。





Ben(s)坚决捍卫老婆/麻麻的主权~

Albi_:

"Batkids" protecting their mom from fishy neighbor man 😂

Ben son好可爱!!!严父慈母给蝙蝠宝宝过生日❤!!!【对于蝙蝠镖,闪闪委屈,闪闪心里苦QAQ

Albi_:

Happy birthday Ben the Bat!!! XD

Present (约稿配文,S/B/S, 清水一发完)

配图真是可爱的不要不要哒!最后这算是酥皮迫不及待的把自己嫁了吗~😘

露易玖-脑洞侠619:

写在最前—


文章和图片都是送给 @ex Machina 的,先约了 @0yongyong0 的稿子,现在终于有时间给那张可爱的图配上短短的(?)文字啦~


谢谢那张可爱的图~以及请喜欢的亲继续支持这两位吧~


今天的正义联盟,也在很认真的拯救世界…


大概吧。








Present.


1


巴里艾伦,也就是人见人爱闪电侠,发现事情不对劲的时候,第一个找到了身边的队友。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蓝大个,用尽量小的声音(即便知道对方肯定会听见)问道:“超人怎么了?很失落的样子。”


哈尔乔丹,也就是见人爱人绿灯侠,此时正拿着一杯奶昔,吸管发出了杯中已经没有液体的嘶嘶声。


“虽然我从没遇到过这个问题,但我百分百肯定这是和男朋友吵架了。”


“啊哦。”闪电侠想到一会儿自己要向“超人的男朋友”做中心城金库抢劫案的简报,不由的感叹一声,“这下可惨了。”


超人的男朋友,那个知晓一切已知、也有途径知晓一切未知、能处理任何麻烦、就算没形成麻烦也会做解决预案的蝙蝠侠,竟然不知道如何搞定一个外星人?


“我要不要去问问原因,然后跑回过去阻止这一切发生?”


哈尔投给对方一个“你真不可思议”对眼神,伸出两个手指,像是在同意这个想法。


巴里心中已经燃起希望,直到战友回应了他的主意。


“第一,据我观察他们已经有两个任务的时间彼此没有任何交流了,完全是单方面的蝙蝠侠出计划,超人去执行,连句像我们一样调侃蝙蝠的话都没有;第二,你的神速力都在下半身,我认真的,巴里。”


灯侠指了指脑子,然后手指在空中画了一道弧线。


“那你有没有好建议——类似如何向心情不爽的蝙蝠侠做简报的这种。”


“当然啦。”


哈尔的戒指将空杯子像利箭一样射进远处的垃圾箱,然后留给闪电侠一个华丽的背影。


“不、要、去。”




“那我会直接挂掉的好吗?!”






2


亚马逊公主找到超人,仅仅是想要让这个拥有超级速度的家伙阻止正在来回“踱步”,试图通过摩擦起火将正义走廊烧起来的闪电侠……而已。


她是经历过很多事情,但这不代表可以当情感顾问——还是外星人和富豪义警的那种。


“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戴安娜。”超人就娓娓道来了,“我们之间几乎没有了基本的交流——当然在任务中,他还是会给我下命令——但是平常,没有短信,没有电话,甚至没有眼神接触。我甚至尝试过一直看着他,但他总能做到避开一切。”


“克拉克,我很抱歉……”戴安娜决定先安抚好他们的联盟主席,“或许你试着回忆一下,在这一切开始之前,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我像往常一样在星球日报上班,午餐是街角的卷饼,无意间看到了娱乐版的头条是女歌手的订婚八卦和街拍图片——你知道我从来不看娱乐版,但我觉得这一定预示着什么——于是决定向布鲁斯求婚……”


“什么?”


“我飞回了堡垒,看到了我的父母——氪星的父母,他们给我留下了一些遗产,其中就包含一套漂亮的婚纱……”


“等等。”


神奇女侠举起双手,让超人飞速的回忆放慢甚至倒回一点点。


“你说你要向布鲁斯求婚?”


氪星人点点头,头上的卷毛调皮的跳着。


“然后还要送给他婚纱?氪星的……婚纱?”


氪星人又点了点头,蓝色眼睛像是大都会最亮的天空。


神奇女侠努力接受着这个不算大的信息量,突然有点庆幸眼前这个家伙没有被氪石茅戳成筛子。


“哦天哪——戴安娜!你绝对过度解读了什么!”超人此时终于明白了眼前的公主诧异的原因,“这一切最奇怪的地方在于,我还没有把它拿给布鲁斯!他还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就已经开始了冷战……”


神奇女侠拍了拍超人的肩膀,露出了近乎怜悯的神情。


“你知道你说的是谁吗,卡尔?”戴安娜抚着他的脸,像是慈悲的宽恕,“那个只能用‘无所不知’形容的家伙?”




“上帝保佑你啊,可爱的小家伙。”


神奇女侠看着超人飞走,心里默念着。她突然想不起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于是她决定执行能记起来的最后一个计划——出门买个冰淇淋。






3


“布鲁斯,我需要和你谈谈!”


正在个人房间的蝙蝠侠显然被这个不速之客吓了一跳——虽然克拉克在韦恩庄园拥有绝对权限,但超人在正义大厅可没有打开蝙蝠侠房间的权利。


要不是超人举着一个足有他一半身高的超大礼物箱,他一定会注意到进门的刹那,布鲁斯转身藏匿着什么。


“你刚才叫了我的真名?”


“呃,抱歉。”克拉克轻轻落了地,将手中的礼物箱放在了地上——看起来份量不轻,“我只是想要道歉——我应该先来问过你是否同意,毕竟这套氪星婚纱真的好重……”


“婚纱?”


超人看到对方微眯着的眼睛逐渐张大。


“所以你买下了全大都会礼品店里的蓝色包装纸和红色缎带弄出这么个大家伙——就为了让我穿上它……婚纱?!你认真的?!”


“我是为了让你嫁给我!”




啊哦。


在会议室等不来联盟顾问的闪电侠经过门口,刚好撞见了这一幕。


这下可惨了。




蝙蝠侠干咳了两声,缓缓的从背后拿出了一件长长的亮闪闪的东西。


“这是……”


超人意识到对方手里拿着什么,然后接近太阳的热度突然蹿上他的脑袋。


“一件钻石头纱,或者花冠,或者什么别的称呼……我在想,如果你也愿意……”


超人大笑起来。


“布鲁斯……哪有花冠带有这种尖尖蝙蝠耳朵的……”


被小镇男孩嘲笑没见过世面的哥谭富豪,正准备把手里的家伙扔到窗外的湖里,可是谁让对方动作足够快呢。


超人已经迅速的抢过了头纱,然后戴在自己的头上,他的双唇此时已经在布鲁斯的唇边。


 “我愿意。”


 超人说着,两个人拥吻在一起。






4


大都会的阳光中从窗口照在那顶纯度极高的钻石头冠上,刺眼的光芒让站在门口的闪电侠完全睁不开眼睛。而此时正好有人往他手里塞了一副墨镜,已经早就装备好的神奇女侠正吃着香甜的冰淇淋,用手机咔嚓咔嚓的记下这一幕。




“想好今年的圣诞卡片用什么图了吗,男孩儿们?”




FIN.








嗷嗷嗷!太太来lof啦!棒!

Albi_:

My first post here, sorry if I did anything wrong ㅇㅁㅇ!

DamiJon + BatSupes

其实我一直不大欣赏的来洛萨的演员本人的胡子样式😂

W.Mage:

    魔术师or魔法师?

“给我秀秀你的把戏。”洛萨要求道。昏暗的灯光,无人的舞台,他步步逼近,加重每一个字的读音。

    卡德加欣赏着洛萨充满原始力量的身躯,这位不可抗拒的魔术师有着传奇般的表演。

    “我告诉过你了,”卡德加说道,棕色双眼对上冰蓝色双眼,“这不是把戏。”

    就在洛萨转身时,卡德加晃动了一下手腕,黑暗笼罩了舞台。

    “是魔法。”


【来源:liontrust

http://liontrust.tumblr.com/post/146770388883/show-me-your-trick-lothar-demands-again-this】(已授权)



啊!美味的狗粮!说着撒了一把裹了糖的玻璃渣……

W.Mage:

从机场回到家后就瘫痪在床,手机刷微博被基友们的讨论虐到血液沸腾,喝完一杯美式开始做图……报社完成后舒服多了,准备去翻小黄文。


 以下是一个索博+洛卡迷妹的碎碎念:

 索林·橡木盾,都灵血脉继承人,战士,有个妹妹,两个外甥

 安度因·洛萨,阿拉希血脉继承人,战士,有个妹妹,一个外甥一个外甥女


索林所在的矮人王国依鲁伯沦陷于史矛戈的火焰下,索林开始流亡

(根据游戏)洛萨所在的暴风城沦陷于从黑门来的兽人进攻下,洛萨率众人北上洛丹伦寻求泰瑞纳斯的支持。


比尔博·巴金斯,普通杂货店老板,(被巫师强行指认为)飞贼,物理战斗力近乎0,智力路线

卡德加,肯瑞托法师,守护者候选人,物理战斗力近乎0,智力路线


索林的继承人,两个外甥于五军之战。

洛萨的继承人,他的儿子,于埋伏。并且在游戏7.0外甥瓦里安确定会死在萨格拉斯墓之前(唉,莱恩啊莱恩)。


比尔博一开始被索林鄙视,但在AUJ最后扑向兽人救了他

卡德加一开始被洛萨鄙视,但在卡拉赞放防护罩救了他


索林未曾获得山之心,未曾在死前真正光复依鲁伯,未曾登基。但他是矮人们心中的王。

洛萨一开始就决定辅佐莱恩,只是当过摄政王,未曾登基。当他是联盟众心中的王。


索林死于与Orc阿佐格的单挑中,五军之战胜。

洛萨死于与Orc奥格瑞玛的单挑中,联盟悲愤,攻破黑石塔。


比尔博随后60年终生未娶。

卡德加……嗯,游戏里一直未娶,不过考虑到游戏和电影差别略多,此处不作比较。


索林的下下任的继承人,叫做索林三世。

洛萨的下下任“继承人”,即瓦里安的儿子,为了纪念他,取名为安度因·乌瑞恩。


刚才基友还提醒我了一个小点:

索林被关入幽暗密林的囚牢,巴林让他妥协,他不,因为他知道比尔博会来救他,飞贼不负重望。

洛萨被关入牢里反省,试图说服不成,小法师出现羊掉了守卫。这时洛萨说了一句“你到底去哪里了”,他在指望他的法师


啊……一刀戳了自己两个洞,我去翻文,去翻文……